栏目导航
○资讯动态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13539185112
地址: 兴宁市永泰路永泰华庭B7栋101
要学得风水地中仙,识了真龙识水口,水口也有九星生,寻龙先观水口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9-07-07

人人都能知水口,那知水口深和浅,余今最把水口论,水口真机教君知。

寻龙之法先观水口,水口关局内之情,一镇有一镇之水口,一县有一县之水口,省、府、京城皆有水口,大锁大结,小锁小结。水口宜峙,关锁宜严,宜有异踪,余今专论一福地之水口,以明其理。

 

 

 

水口为一地之枢要,重重紧闭,精神百倍,怪石异常,王侯所居。怪石如笋如芴,如角如钟,如禽如兽,如龟如蛇,如印如剑,此为异象,有异象必有异端,是为水口之枢要,水口重锁,堂气围聚,必精神百倍,必产英豪,富贵大小,皆由於此,龙穴藏机,以此可验。有真龙,必有好水口,真龙形穴,多於水口相似,水口峙,来龙雄,水口平,来龙缓,水口浅,来龙薄,水口深,来龙长。水口生头生角,如狮如象,纵横於门上,掌权於分野,堆旗叠鼓,出将帅,连营於水底。是此可见一斑,分消息於水口,自在心明眼亮。干龙为天子,水口北斗归垣,枝龙产侯王,水口旗马立陈,佛子定生罗汉石,仙翁多是龟蛇行,历史古墓,勤去踏堪,天机自可分晓。如印如禽,文章必登翰林,水中出火,贵而且富,水中何能出火?水口之石如火焰,参差一片,此象多富少贵,如清清一石几石,出贵无疑,如印可明,禽星一字,御道争先,兽星插剑,为官清廉,何谓兽?水口山高为兽,低为禽,一字文星,横於水口,多出状元,如剑插天,必出清高要员,捍门华表,贵而且富,圆峰土库,富而且贵,自宜分别清楚,何谓华表?一峰高插为华表,两峰对峙谓捍门,圆峰土库,无复我重述。水口并非如此简单,更有奇妙,你要学得地中仙,但当熟记师心传,无相并非地中仙,了知山家情和性,识了真龙识水口,水口也有九星生。火星出计须立水旁,九星得吉当存门外。何故,计都者,罗星也,与火星同,大星行龙,必有此星,此星从九星而变,火星屹立,立於水边,是为华表,贵莫可言,九星之中,贪巨武为三吉,此三吉立於水口,富贵不迭。巨门盈於北阙,精华聚於堂上。此话何解?巨门为报文星,北阙为水口,文星立水口,必出俊秀栋梁,岂不精华聚於堂上,他星余不一一例说,自待高明破释。水口木石,防伐凿以损人,城门北辰,恐泄机而莫言。此两句,务期要记得,到时不可言不关照,水口有古树古木,不宜砍伐,伐则损人,往往一村之水口,古师多种树以关锁,伐之村庄必损人丁,务要注意,城门即水口,有北辰罗星锁口,切莫言语,内必有大地,莫泄其机,以待有德,不要呈能,以为只你识得,大肆吹嘘,瞎了眼睛,自作自受。

 

水心之石,无有不吉,方圆成象,无有不贵,门户异锁,定无闲出,高大紧关,安能不福。永远在于重叠,大贵须得异常,观龙穴之高下,察富贵之大小,形局量其宽紧,枝干度与远近,认彼认已,已贫莫攀。余话一说长,又莫明其状,水口重重叠叠,其福必久长,大富大贵,必生异石,枝龙结地,水口必近,以近为用,干龙结地,水口必远,以远为用,局内之地有大有小,所以,小不可以攀大,大不可以攀小,故要认彼认已,彼为大,已为小,小地不可以去攀大水口,大水口是大富大贵者所用。余不说清,尔又不敢问,终是迷惘,学了吾的文章,却去丢人现眼,万万要不得。水口有百里者,有几十里者,有数里者,有一二里者,须用高大紧关,紧关无愁,内有病砂,外无门户,虽聚不丰。是故尔等要知,山川歇结之所,未成营要先立门户,回龙顾祖之穴,要先结宾而后结主,则山川情意於局中,气脉贯通於万里,观其外而知其内,此是审水口之真谛。余有一偈,录此以存。

罗星之诀要君明,生在城门向水亲。

似虎似狮拦地户,昂头踞足塞罗城。

如禽浮印皆清士,列陈屯兵起圣人。

大小高低须紧密,若然宽阔不须陈。

 

 

 

人人都能知水口,那知水口深和浅,余今最把水口论,水口真机教君知。

寻龙之法先观水口,水口关局内之情,一镇有一镇之水口,一县有一县之水口,省、府、京城皆有水口,大锁大结,小锁小结。水口宜峙,关锁宜严,宜有异踪,余今专论一福地之水口,以明其理。

 

水口为一地之枢要,重重紧闭,精神百倍,怪石异常,王侯所居。怪石如笋如芴,如角如钟,如禽如兽,如龟如蛇,如印如剑,此为异象,有异象必有异端,是为水口之枢要,水口重锁,堂气围聚,必精神百倍,必产英豪,富贵大小,皆由於此,龙穴藏机,以此可验。有真龙,必有好水口,真龙形穴,多於水口相似,水口峙,来龙雄,水口平,来龙缓,水口浅,来龙薄,水口深,来龙长。水口生头生角,如狮如象,纵横於门上,掌权於分野,堆旗叠鼓,出将帅,连营於水底。是此可见一斑,分消息於水口,自在心明眼亮。干龙为天子,水口北斗归垣,枝龙产侯王,水口旗马立陈,佛子定生罗汉石,仙翁多是龟蛇行,历史古墓,勤去踏堪,天机自可分晓。如印如禽,文章必登翰林,水中出火,贵而且富,水中何能出火?水口之石如火焰,参差一片,此象多富少贵,如清清一石几石,出贵无疑,如印可明,禽星一字,御道争先,兽星插剑,为官清廉,何谓兽?水口山高为兽,低为禽,一字文星,横於水口,多出状元,如剑插天,必出清高要员,捍门华表,贵而且富,圆峰土库,富而且贵,自宜分别清楚,何谓华表?一峰高插为华表,两峰对峙谓捍门,圆峰土库,无复我重述。水口并非如此简单,更有奇妙,你要学得地中仙,但当熟记师心传,无相并非地中仙,了知山家情和性,识了真龙识水口,水口也有九星生。火星出计须立水旁,九星得吉当存门外。何故,计都者,罗星也,与火星同,大星行龙,必有此星,此星从九星而变,火星屹立,立於水边,是为华表,贵莫可言,九星之中,贪巨武为三吉,此三吉立於水口,富贵不迭。巨门盈於北阙,精华聚於堂上。此话何解?巨门为报文星,北阙为水口,文星立水口,必出俊秀栋梁,岂不精华聚於堂上,他星余不一一例说,自待高明破释。水口木石,防伐凿以损人,城门北辰,恐泄机而莫言。此两句,务期要记得,到时不可言不关照,水口有古树古木,不宜砍伐,伐则损人,往往一村之水口,古师多种树以关锁,伐之村庄必损人丁,务要注意,城门即水口,有北辰罗星锁口,切莫言语,内必有大地,莫泄其机,以待有德,不要呈能,以为只你识得,大肆吹嘘,瞎了眼睛,自作自受。

 

水心之石,无有不吉,方圆成象,无有不贵,门户异锁,定无闲出,高大紧关,安能不福。永远在于重叠,大贵须得异常,观龙穴之高下,察富贵之大小,形局量其宽紧,枝干度与远近,认彼认已,已贫莫攀。余话一说长,又莫明其状,水口重重叠叠,其福必久长,大富大贵,必生异石,枝龙结地,水口必近,以近为用,干龙结地,水口必远,以远为用,局内之地有大有小,所以,小不可以攀大,大不可以攀小,故要认彼认已,彼为大,已为小,小地不可以去攀大水口,大水口是大富大贵者所用。余不说清,尔又不敢问,终是迷惘,学了吾的文章,却去丢人现眼,万万要不得。水口有百里者,有几十里者,有数里者,有一二里者,须用高大紧关,紧关无愁,内有病砂,外无门户,虽聚不丰。是故尔等要知,山川歇结之所,未成营要先立门户,回龙顾祖之穴,要先结宾而后结主,则山川情意於局中,气脉贯通於万里,观其外而知其内,此是审水口之真谛。余有一偈,录此以存。

罗星之诀要君明,生在城门向水亲。

似虎似狮拦地户,昂头踞足塞罗城。

如禽浮印皆清士,列陈屯兵起圣人。

大小高低须紧密,若然宽阔不须陈。

兴宁罗家通书-罗文理先生